国际
调丰门户网站>时事>波多野结衣化身性感荷官|用射箭来作画的艺术家说:北海就是一个大杂烩

波多野结衣化身性感荷官|用射箭来作画的艺术家说:北海就是一个大杂烩

2020-01-11 17:46:50 阅读量:1938 作责:匿名

波多野结衣化身性感荷官|用射箭来作画的艺术家说:北海就是一个大杂烩

波多野结衣化身性感荷官,▲ 李松松工作室 胡奚湘摄

开幕前一天晚上,李松松从隔壁工作室来到佩斯北京画廊。他盯着布展工人,摆放一条长长的甬道,反复上色,布展也像是创作。甬道拐几个折穿过空间,通往“北海”的作品前。直到开幕前一天,他还在画一批“北海”的作品,这也是这次个展的题目,他说“北海像一个容器”。四年前,李松松在佩斯北京的个展叫“一个人”,这一次,他“一个人”带我们来到“北海公园”。

李松松说话的语调格外低,以至于要够着听,他也不喜欢给答案。但是,2016年,他的创作有一个大变化,他用射箭的方式创作了一批新作品,在铝板上、木板上,凹陷的痕迹深深浅浅——有的木板已经被击穿。我们的采访从这里开始——

▲ 李松松 用射箭在铝板上的创作 2016

yt:您今年有一个新的方法,就是用射箭来作画,

是怎么开始这样做的?

李松松:既工作又能锻炼身体,相得益彰,开玩笑了。产生这个想法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几年前我开始自己在家里练习射箭,后来想,为什么不能用这个方法来做点别的呢?然后从2016年开始,我就开始尝试用射箭这个方法来作画

yt:在心理上有新的感触吗?

木板上有的地方都被击穿了。

李松松:我把箭头换成笔头,把武的换成文的,“化干戈为玉帛”,开玩笑哈。都是很善意的暗示,有一定的小小的仪式感,或者是程序的控制,而不是仅仅像是一件很粗糙的事情。也需要一些练习和试验,比如不同的力度需要不同的距离。但是我觉得无论什么工具,它本身并没有那么多象征的意义。

▲ 李松松 用射箭在木板上创作击穿的局部 2016

yt:这个方法比较难的地方是什么?

李松松: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只有说,是不是你要的。如果操作再顺利,也不是你要的,那就变成困难的了。其实,跟其他的工作差不多。当然,我还是比较看重这个工作,因为这种方式能够带给我回馈,给我反射回来一些东西,而不仅仅是我是一个单向的工作。也许,它给我的一些反馈比较特别?

yt:这个反馈是什么呢?

李松松:就是比较吵,噪音比较大(玩笑)。我用笔已经用了那么多年,新的方式肯定会带给我一些兴奋,但是,我好像又不能那么肯定,这种兴奋度能持续多久?或者说我能不能因为这种兴奋度,去做这个事?因为兴奋不能仅仅从这种表面方式产生,如果是这样,其实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它可能帮我解决了一点小问题,这是属于另外的层面;但它首先是一个物理的方式,你就得尊重它,就要放弃自己原有的一些习惯等等。因为我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不是那么熟悉。

▲ 李松松 “北海”个展 2016

yt:这次展览就叫“北海”。

在布展上也设计了一条甬道,像是北海公园的桥路,

为什么是“北海”?

李松松:我觉得北海就是一个大杂烩,有各种各样的象征意义,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容器,什么东西都装在里面,或者是一个途径让我们去看到很多东西。北海在印象中让人觉得那么美好,漂漂亮亮的白塔,但几百年前,这是一个异族统治的标志,这里曾经是北京地理位置最高的一个地点,它有很多趋向——比如,可以投射到我们我们今天全世界面对的文化、民族问题,这在历史上发生过了很多次。这是一个比较中性的题目,只是一个桥梁、一个容器,就跟我们去公园似的,有人去锻炼身体,也有人去约会姑娘。

▲ 李松松 “北海” 2016

yt:北海在你的成长基因里是什么样的?

李松松:虽然我上过的幼儿园就叫北海幼儿园,但是也没有特别的。他从小是在北海公园、景山公园渡过的,那里人少树多,胡同深远,家不远处有个没人看管的院子,里面有个很深的坑,我经常去跳上跳下地玩,后来才知道那是清朝的皇家冰窖。后来再去看,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家神秘的会所。

▲ historical materialism

yt:你从历史、社会、政治当中提取图像,

在画画的时候又用非常厚的颜料投注到局部中去,

像是在颜料上画画,画布都不够,为什么这样画?

李松松:说到底,我还是一个画画的,我不是政治家,这个事儿就是这个事儿本身。我这么做,还是习惯使然,尽管我们还是对现实有一些关怀,但它不是成套的作业,我们还是想找一些自己舒服的方式。这是我的方式,比较尊重当时的判断和改变,我也不做计划。

yt:你开展工作,

它总要回应或者是解决自己的一些问题、矛盾。

所以过去这几年中,什么会是您关心、不安的呢?

李松松:那不能告诉你,这就涉及到隐私了(玩笑)。我觉得这有什么可说的呢?我们不要老说自己怨天尤人的事儿,每个人都会面对不同的问题,我们每天做梦来清理每天多余的储存,清空掉这个垃圾桶,都是这样不断地鼓舞着自己。我们看待自我的问题的方式也都不一样。当你开展工作的时候,能产生持续的热情和力量,人是会想办法,让自己更饱满的,或者不是那么懈怠、松散,觉得自己还活着,在这样一种气氛下去前进,具体的我好像是更积极一些。

▲ dog walking ii

yt:您是一个节制的人?

李松松:我抽烟不是很节制,但是抽得也不多,喝酒也不是很节制,但也不至于老喝醉。凑合,没有不良嗜好。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在人类积攒下来的这个世界里,很多很多肯定是过度的,也有不够的,但这都没有关系。因为我觉得,大的层面上,我们需要艺术,我们也需要通过艺术来认识我们自己,和生活。今天我们的确不会盲从于一种声音,或者一种看法,这就就挺自由的——这也是人们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困惑。

▲ tiger rider ii

yt:好多问题,你不喜欢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李松松:我有答案的时候,就快差不多该嗝屁了吧(笑)。

▲ rather be dancing

yt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资料整理赵成帅、图片由佩斯北京提供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