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调丰门户网站>教育>境脉课堂:为生活而学习

境脉课堂:为生活而学习

2019-11-02 13:56:31 阅读量:4096 作责:匿名

情境学习作为当前国际学习科学研究的主要特征和趋势之一,越来越受到教育界的关注。那么,学校是如何将“情境学习”的概念引入课堂的呢?从哲学角度出发,以“环境脉动”为原点,提出“三圈四步”环境脉动课堂模式,引入“内世界”和“外世界”之外的“关系世界”,通过先验新知识、创造任务启动环境、学习脉动进入和设置情境退出四个基本教学步骤,实现三个世界教与学的现实意义。同时,根据转变“情境学习”的概念,在课堂区域给出了一个结构框架,以允许教师在课堂上采取一些行动。“情境学习”及其课堂教学模式的构建与实践,能够使我们更好地用行动诠释其本义。

课堂诉求源于“情境学习”

由于“敬迈”这个词不熟悉,没人能提起它。然而,随着“学习”的凸显,“学习是语境的变化”的论断已经把“语境”带入了每个人的视野。2018年6月,第十三届学习科学国际会议在伦敦大学学院举行。通过专家的梳理和解读,得出“在教育创新过程中始终关注实际情况,特别是学习”是当前国际学习科学研究的主要特征和趋势之一的结论。

“基于语境的学习”植根于语境哲学,注重对事物所有情况的整体把握。所谓整体情境包括学习者自己最初的由记忆、经验、动机和反应组成的内部世界,以及向学习者提供的学习内容和学习环境等外部世界。语境学习理论认为,学习是学习者处理新的信息或知识,并对他们的内心世界有意义的时候。

不难看出,这里的重点更多地是“不可分割性”、“总体情况”、“总体把握”、“内部世界”、“外部世界”、“发生的意义”和“建立关系”。显然,“一切情况”、“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指的是“环境”、“不可分割性”、“整体把握”、“发生的意义”和“关系的建立”指的是“脉动”,也就是说,任何真正的学习都不是孤立的,它必须在一定的语境中相互联系才能产生新的意义。我们不能把学生放在一个脱离现状机械学习的流水线车间里。我们应该在李吉林情境教学系统创造良好情境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学习情境的建立和相互联系。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更加重视“情境”,为“脉动”服务,让“情境”为学习的真正发展找到一个新的理念。

那么,学校教育如何才能摆脱“误导”,走向真正的新学习生态呢?为此,我们开始了“环境脉动教室”的建设与实践。

“语境课堂”的理解与界定

总之,语境课堂=启动语境链接。从学生的先验知识开始,就是创造真实或模拟真实的情境。在真实或模拟真实问题的驱动下,通过掌握主线、逻辑语境和系统构建的学习活动,使学生的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有意义地联系在一起。同时,它在各种学习情境关系中互动、推测、选择和重构新的学习情境,并将所有的学习情境作为一个整体来把握,形成一个新的系统。

分解以上内容,“情境课堂”有以下几个基本点:

一种是基于个体先前的上下文。每个学生最初的认知水平和先前的知识是“情境学习”的起点。只有站在每个学生学习的起点,“语境”才是人文主义意义上的“语境”,课堂上的“在场”可以追溯到学生的“历史”。

第二个是基于群体的情绪。每个班级组都是班级教学体系下的一个小组。学生有相似的年龄、心理和社会经历。他们长期相处,形成了一种集体文化。他们有共同的偏好和优势。在任务驱动的环境课堂中,很难从一个人开始,其手段更多地来自于捕捉群体的共同兴趣,并将整体兴趣的“环境”带入音乐科学的“脉搏”。

三是基于环境的资源环境。学习环境中有许多东西触手可及,而且赏心悦目。因为它是现场的,真实性强,很容易提供“环境脉搏”来解决实际问题。

第四是基于文本的文化语境。就课文系统而言,每个年级都有不同的目标。就单个文本而言,里面的知识背景是清楚的。从更广的角度来看,许多文本相互接近,相辅相成。澄清文本语境,把握主题,深化学习,是文本生命的重生。

第五是基于意义的关联语境。它强调学习者内外世界之间的直接交流和联系,让情境、情绪、意境和学习环境等“环境”交融,使学习者的先验知识和新知识能够联系起来,内外世界能够联系起来,建立精确的语境结构,增强微妙关系世界中新的学习意义。

“情境课堂”的理解与建模

这种模式不是一种固定的模式,不是一种压制,而是一种形成理性和系统思维的“分散经验”的结构。这个模型是对法律的一种提炼和把握。变体是法律的变革和创造。对于学校来说,这种模式是用语境建立一个具体的教学观念形象,使教师共同凝聚形成的观念能够在课堂上生根发芽。

首先,让我们来说明一下“上下文模式”(如下图所示)。从哲学的角度来看,我们从环境的起源中衍生出三个世界:内部世界、外部世界和关系世界。这四个步骤是:(1)把先验知识和新知识联系起来;(2)建立任务启动环境;(3)研究脉动进入;以及(4)建立退出的上下文。正常的教学过程是(1)(2)(3)(4)。理想的教室应该专注于大的任务和情境。有时,由于教材的特点和场景的需要,教学可能不是机械地结束一个情境或单一任务。根据学习需要,(1)(2)(3)(2)(3)……(4),教学过程允许实际变化。

其次,让“三个世界”变得清晰。人们对世界最直接的理解是两个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一个是内在世界的“我”,另一个是外在世界的“你”。我和你形成了一个有形的物体世界。世界的本质是关系。从教与学的意义上来看,关系世界不仅包括“我与它”,还包括“你与它”、“他与它”、“它与它”等相互关联的事物。学习领域的研究侧重于自主、动态和建设性的学习文化。这种新的学习方法将学习定义为意义和关系的建构:首先,学习对象与自我之间关系的建构;第二,已知和未知关系的构建;第三,构建社会政治人际关系;第四,构建内部伦理关系。

基于以上认识,我们把“环境”称为“客体世界”,把“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把“脉搏”称为“关系世界”。“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构成了“环境”。一个复杂而又相互关联的“关系世界”就是“脉搏”。当内在世界与外在世界联系在一起时,这是奥萨贝尔倡导的有意义的学习。基于“语境脉冲”的学习本质上是建立学习者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之间的关联,从而构建新的知识结构。这种结构是用关系来描述的,对知识之间关系的全面理解是以“情境学习”为核心的。当内外世界与第三世界的关系整合,语境建立,新的建设性学习就形成了。

最后,让“四步过程”一体化。在课堂上,教师必须明确“从哪里开始”,必须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必须建构自己的认知语境。从某种角度来说,“环境”也可以比作“学习场”。“脉搏”需要专业设计。如果“学习场”由许多虚线组成,那么“脉冲”就是激活这些虚线,找到学习产生脉动的最直接的联系。

我们将基本教学过程分为四个步骤:“先验新知识连接环境——创造任务启动环境——学习脉动进入——创造出国语境”。通过四步教学,完成了三个世界的联系,在“整体把握整体学习情境”的条件下,学习将发生建设性意义的积极变化。

1.先验新知识联结环境:可以考虑学生的先验知识,将学生的“临界点”与新知识结合起来实施教学。

2.任务情境的创设:情境的创设符合一定的情境、话题情境、问题情境和学习情境,有利于学习任务的驱动和发展;主要问题是由驱动的,任务解决是紧迫的和程序化的。

3.学习的脉动入口:精确的目标定位,“伞柄”支持教学任务。教学语境清晰,板块向前推,学习逻辑重构,艺术再现。应该重视学生的参与性学习。学习活动的设计应该有针对性,有操作规则和明确的程序。可以看到明确的学习工具。学生应该融入家庭作业并在课堂上练习,有足够的时间。互动有效,群体合作分工合作,效果明显。

4.为出国设置情境:注意内外世界之间的经验联系,与生活联系,整理知识,鼓励课后根据学生的总结提炼,学会转移应用,适当拓展,建立新的学习情境。

“语境课堂”例析

在这里,让我们首先介绍一个普通的课程,它没有学科上的区别,便于来自不同学科背景的同事理解。

一.教学背景

十几名来自葡萄牙姐妹学校的海外中国学生来到这所学校参加为期一天的夏令营。京剧热身后,校长需要致欢迎辞。这是学校里常见的大课,也是公共场所的演讲课。由于受众不同,本次演讲课注重国家形象和家乡情结。当然,它不会忘记孩子的感受。校长想摆脱例行的演讲,让孩子们听起来既喜欢又有精神上的理解。

二、模型演绎(见下表)

通过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环境”和“脉搏”之间的联系。即使中国和葡萄牙相距甚远,即使校长的演讲只有几分钟,但内部世界、外部世界和关系世界的交汇将使校长的演讲摆脱程序化的演讲,触及学生的内心深处。

演讲课就是这样,主题课需要上下文。它的三个世界更加微妙。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吴元波曾经上过小学数学的第一堂金融和商业课"如何省下旅游省下的最多的学习"。教学过程如上图所示。

吴老师挤满了学生,把原来的课本《从甲到西山的路线选择》改编成了《从学生之家到温州天堂》。这是温州学生的生活和经历,接近真实的学习环境。吴老师充分考虑了学生的出发点,然后在学生感兴趣和可能的领域中提出问题情境——如何做到最少,手机地图功能使学习更加真实。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开放后,关系世界开始扩大学习的意义。团队成员分组讨论和报告。“分段计算”的能力开始在学习关系网络中得到应用、论证和探索,并最终抛弃了自己的理由。最有趣的是,在听了每个小组的报告后,许多小组开始改变他们的路线。吴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又迈出了一步:“如果你这个周末去温州天堂,你会怎么选择?”一块石头激起许多波浪。学生不再沉浸在最初的“环境脉动”中,开始从现实生活中“权衡”他们的选择。

在前一个环节中,学生们从金钱和时间的角度找到了所谓的“最佳计划”。这一环节使学生能够突破他们已经建立的狭隘和最优的概念,以便他们能够从现实生活环境出发,从多个角度思考,考虑各种环境,并选择他们认为最好的计划。学生经历了先打破然后确立自己的过程。这是入境后离境的过程。他们以文明社会的方式看待问题,并使他们的选择更加感性和道德。

在“情境学习”理论的支持下,课堂教学不再是忽视学习情境的单方面行为,它重视学生学习的起点和个体差异。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进一步拓宽跨学科课堂等学习场景,打破学科间的壁垒,注重合作教学的核心取向,利用各学科教学的资源和绩效优势,使不同学科的教师进入同一课堂,相互联系,实现教学质量的最大化。

(作者单位为浙江省温州大学城附属学校)

《中国教师日报》,第四版,2019年10月16日

香港六合下注